相关文章

国槐何成北京市树 旧京风貌:满城尽是槐花香(图)

    论起旧京风貌,离不了“古槐、紫藤、四合院”,其中,作为北京市树的国槐,在北京人的情感里,更占有着重要的地位。一排排浅白带着微绿的槐花掩映在浓密的绿叶中间,风过,小小的槐花纷落如雨,街头巷尾,朝暮之间,重现了几代老北京人记忆里最美的画面。

    国槐何成市树    国槐,又名紫槐、家槐、豆槐、白槐。豆科落叶乔木,是长寿树种之一,生命力极强。是北京地区主要的森林植被之一。

    1986年前后,北京市政府征求市树市花,征询过林业专家、民俗专家、园林绿化专家,以及广大市民意见等之后,作为北京乡土树种之一的国槐与侧柏双双入选。

    国槐,生命力顽强,绿叶周期长,粗大美观,枝叶茂盛,花香淡雅,既宜于生长,又可以美化环境,综合考量起来,最适合北京的土质和气候环境,宜于大范围栽种。

    同时,国槐具有相当大的人文意义。《本草纲目》说?押“槐之言怀也?熏怀来人如此也。”槐树?熏怀人之树?鸦槐花?熏怀人之花。尤其是清朝以后,海外游子大量增多,国槐因寓意“怀念家国”而备受海外游子青睐。成为国家凝聚力的象征物之一,这与北京的首都地位也是相符合的。中国历史上的山西洪洞大槐树的传说,更是将华夏子女全都紧紧地联系到了国槐的周围。

    除去以上两个原因,选定国槐作为市树,是因为国槐的实用价值也很高,新鲜槐花可食用,可以做槐花酒、槐花糕、槐花茶。槐叶可以做茶,还可以用来喂养牲畜和施肥。槐米晒干后可以作槐米茶,喝槐米茶可以清热去火,有益健康。槐树角还可以入中药,中成药“地榆桑角丸”就有它的成分。

    京城里的名槐    作为北京的乡土树种,国槐最早出现在北京西郊山区,如房山、怀柔、密云等地区。清朝开始在城区内人工种植。

    现今的国槐与北京城大约有千余年的历史渊源。在北京北海公园画舫斋古柯亭院内,有一棵“唐槐”,树高15米,干周长达5.3米,唐代种植,至今已1300多年,是北京城区树龄最大的古槐。为纪念这棵唐槐,清乾隆皇帝下旨盖了古柯亭,有《御制古槐诗》为证,诗中云:“庭宇老槐下,因之名古柯。若寻嘉树传,当赋角弓歌。”四九城内,许多老胡同里也可以看到百姓们用栅栏围住的唐槐。现今的国槐是唐槐的变种之一。

    在京郊,很多村庄也分布着古槐,万寿寺门前的元代“万寿槐”、香山门前小桥南的金代“香山槐”、卧佛寺西和樱桃沟交接处的古柯院的“明槐”、京西戒台寺山门里的“辽槐”、延庆县八达岭林场门前小桥旁的“元槐”、怀柔柏崖厂村口河畔(雁栖湖上游)的“柏崖厂汉槐”(北京的“古槐之最”)、密云燕落村的“槐抱榆”、通州区皇木厂的“元槐”、房山紫草务乡张庄村的“唐槐”、大石窝村的“明槐”、弘恩寺的明代“紫藤寄槐”、上方山上的“槐树王”等,都是北京地区的名槐。

    在香山脚下,曹雪芹故居门前东边的古槐就是著名的“歪脖槐”,因此香山一带有“门前古槐歪脖树,小桥流水野芹麻”的小曲。故居北边还有一棵龙王槐。另外,故宫中的紫禁十八槐、龙爪槐,也是著名的古槐代表。

    自元代建大都城起,国槐就一直是北京行道树中的佼佼者,到了明清两代北京的行道树基本上都为国槐,现在北京二环路以内的正义路、东交民巷、西交民巷、南池子、北池子、南长街、北长街等保存最古老的行道树多为1935年至1938年期间栽植的。

    上世纪80年代中期,北京城里开始大规模种植国槐,很多北京市民都曾参与这个种植行动中去,因此看到国槐,就更有一番亲切之感。

    长势为何旺盛    今年槐花开得早而且旺盛,不仅孩子们爱在槐树花雨中玩耍,老人们也爱踩着满地的槐花遛弯,只是停在树下的私家车难免要多打扫,环卫工人们也要多费点力气。

    据了解,北京如今已有50多万株槐树,马路两侧的国槐树龄在15年左右,正处于青壮年时期。所以国槐生长势头比较旺盛,开花也非常多。

    今年国槐的长势如此旺盛,是受暖冬影响,还是由于土壤肥力的变化,还是因为降雨量的增多?现在还未得出确切结论。